欢迎访问本站全民头条网!

首页头条正文

usdt充值接口(www.caibao.it):诗歌|南书堂:要为春天立言,就得怀揣天下的温暖(组诗)

admin2021-03-2527

USDT第三方支付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诗歌|南书堂:要为春天立言,就得怀揣天下的温暖(组诗)

一匹马来到原上

它踩出的蹄印,是一盏盏羽觞

斟满细嫩的风和雨水

一声声嘶鸣,似乎

分送给人世的约请函

现在,我仍在宣纸上涂染

墨汁一样的伶仃,我画的马匹

快吃光了我心里蕴藏的草料

是屋檐下的冰凌告诉了我赴宴的新闻

它也替我先流下激动的眼泪

我还在模糊。而画中的马匹们

似乎就要冲出门去,急不能耐地

奔向它们的天堂

早我而来的河柳已酩酊烂醉陶醉

一些草木已绽开醉人的花朵……

我想我也该借助四两东风的酒力

醉它一回,哪怕醉成一片狂乱的春天

春天的仪式感

阴历新年的第一天

日出东山,像新生婴儿,有着一张

毛茸茸的可爱的脸

风浅笑意,山上的雪也少了昔日的严寒

我以为,是人世的喜庆

胭脂一样掩饰了它们

树枝们或手提灯笼,或擎着鸟雀的吉言

还没有派到活的,就使劲

摇醒睡梦中的花蕾

我以为,它们本应为我所用,本应

配合我们现在的心境

我可能被我们的自以为是宠坏了

并未意识到这个节日不只属于我们

并未意识到,万物通灵,它们

也有春天的仪式感

若何让一条河回到春天

要啄开一层冰

要按古诗中的秘方

赶来一群鸭子

记着:是鸭子,而不是

觅食的飞鸟

要让河滩上的石头们高声朗读

要备上李白的诗篇

而不是罗丹

给缄默加冕的雕塑

要让那些荒草的亡灵复生

要唤来东风

它是比死神

级别更高的神

最后,要让岸上白杨排队拍手

要让垂柳

披一肩秀发

找到她的新郎

桃花开

桃花开,像小小的情人

蝴蝶怎样寻来的,一直是个谜

它与桃花,好般配

蜜蜂的提琴,嗡嗡响

——爱的声音,从不会尖锐

我深嗅一朵,微醉

对一只苍蝇不再太过反感

投降书

花朵们的暴乱云云锐利与惊艳

就连惯以悦耳自居的鸟鸣

也只好闪开道儿,贴着水面低低地飞

花朵们集中火力,往红里开

往黄里开,往白里开

往青春和美里开

往我沉郁的心扉里开

谁也无法阻止它们由谷底

往山顶挺进。纵然从杜甫的诗中

调来长安水边的三千美人

也不能逼退它们,而只能

自愧弗如地逊色三分

我是守在山上最后一名冬天的残兵

终将放弃所有的阵地

我给远在北方以北的同伙写信说:

“请带上相机,速来支援,否则

我会独自去做幸福的俘虏”——

既像约请函,又是投降书

我已向许多事物投降过了

但写这样的投降书

当是我最为惬意的一次

桃花妹妹

妹妹,你不必过于羞涩

你越羞涩,我越不知所措

你看,鸟雀们的祝福

已压弯了树枝

趁阳光的唢呐声还没有翻过山梁

赶快换上你的妆奁吧

那可是我特意请东风,为你裁剪

请春雨

为你一针一线缝制的

妹妹,你不必过于忧伤

你面颊上的露珠滚落一颗

我的眼眶就忍不住一阵湿润

怙恃尚好,兄弟姐妹尚好

人世尚好

我的桃花妹妹,你粉红的花蕾

绽开一瓣,我就微笑一回

绽开一瓣

我就微笑一回

一朵桃花是一个使者

一朵桃花是一个使者

一万朵,是一个季节大致的轮廓

那先知的心胸、冷峻的美

正一步步向山顶挺进

山上,黛玄色的冷落依然恪守着

天空有纷纷扬扬的大雪,像

上给我的一堂生动的哲学课

看来,物类与人类的相通之处

在于都不甘于寥寂,都不容易服输

我以旁观者的身份,正在见证

桃花怎样用言辞一样的红

说服雪,装点成一条河

说服冬,退回它去年的田园

桃花谷

在春天,许多事,得听一听

桃花的意见。美妙的提醒

不仅引来了蜜蜂,还唤来了

有身的云朵的身影

桃花开得很艳,似在强化着

峡谷作为峡谷的仪式感

一如我们,总需要新的色彩

刷新陈旧的伤痕和爱

“桃花的胸脯像一部哲学”——

直观的判断,过硬如人生的理由

让我们陷入一场流连忘返中

其间,每当鸟雀周到地

,

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

菜宝钱包(www.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翻译桃语时,就有东风悄悄跑来

扯我们的衣角,像是在说

别听它蹩脚的翻译

别听它蹩脚的翻译

东风误

纵然再缄默的事物,它们心里

也深藏着一引即爆的

愿望的蓓蕾。好比桃树

想开桃花,杏树想开杏花

玉兰树想开玉兰花

但不是谁都能打开它们的心扉

由于,植物的信托感比人的

信托感更纯粹。瞥见了吧

雪一次次前来,自称是梨花的亲戚

但从它热情的拥抱里能摸到一把

冰凉的刀,差点被蛊惑的事物

只能紧抱着缄默,紧抱着

一颗无辜的心。而人们

把一个凛冽的节气,命名为

含情脉脉的“立春”,这类似于 ***

岂可博得草木的芳心

既然要为春天立言,就得怀揣

天下的温暖。可这个天下,为什么

总对事物美妙的心愿施以危险呢

以至于东风款款走来时

它们的眼神里,仍充满了迟疑

礼物

田坎的荒芜和一颗心的荒芜

完善了天下的荒芜

相互的对视,像是推测着

谁更适互助为馈赠给春的礼物

是的,礼物。就像所有废墟

都是赠给荣华的礼物

直到一簇迎春花走来,我们的推测

才有了归宿。它鲜艳的黄

迷人的小裙裾,怎么看

都像情人的服装

当它小口径的吻印章一样

盖在田坎的胸脯上

连乍暖还寒的风,也舍不得

剪掉它们多余的风情

连我这个局外人

也悄悄藏起无名的妒意

送上一份祝福

现在,我的心和田坎一样

逐渐绿了起来

却比田坎多出了烦恼——

春天这么大,事物们这么多

我小小的心,该赠给谁

味道

尝遍时间的味道,唯有三月

带着一种无尽的甜

你说这话时,几声鸟鸣

像是朝薄雾里又撒了几勺糖

你悄悄拉起我的手

我俩似乎又走在多年前

灵魂放电,舌尖沾满

爱的滋味的小路上

我知道打断一个女人的回忆

是残忍的,就一直攥住你的手

像薄雾一直缠绕着山坡的腰

你却突然问我:爱到底是

玉成了我们的味蕾

照样摧毁了我们的味蕾?

难以理清的话题,令两个

长于争辩的人陷入尴尬的缄默中

就像漫山的野桃花和

昨夜的一场小雪之间

泛起的尴尬和缄默

山洼记

山洼虽地处田野,已是我一样平常的世外

但我缅怀着那里的桃花

每个春天都去看,每个春天

都留下手无余香的遗憾

那里,一道断崖,像专坏美事的法海

而桃花们似乎也无意越过阻隔

只是站在对岸,招手,笑

就像世间的真美,总与我们

保持需要的距离

我以为急冲冲赶来的东风

会告诉我原委

一转眼,它却做了山洼的乘龙快婿

白玉兰

我并非喜欢所有的花

偏心的,也寥若晨星

但一见到白玉兰

心中的矜持,就乱了方寸

窗外,隆冬逐渐式微

但田野仍一片灰黑

白玉兰的悄然绽放,像是给

东风嘴里塞着奶瓶

我像久其余情人奔她而去

焦渴的眼光撞在她白而丰美的

肌肤上,发生的心灵闪电

不仅击落了枝上几挂冰凌

还引爆了天涯几声雷鸣

她着一袭白裙,凌空而舞

我如痴如醉了,却有苏醒的鸟雀

从高处掷下妒意的粪粒

这极像幼年时,我和同伴

同时喜欢一个女人

他便折了我家两棵小树

而现在,没有谁能阻止

我对白玉兰的喜欢

冬与春,似乎也暂停了较量

变得平静下来

棠梨花,或者挽歌

整整一下昼,我都在替鉴赏园里

一树棠梨花行侠仗义

不就是花小点嘛,不就是

少了点逼人的霸气嘛

他们就喊它野梨花,把它当成

梨花那些开在秦岭深处

猥琐的穷亲戚

也许是园子主人一次

有意无意的错误,这株棠梨

站在了梨树中央,还平添了

几重新身份

棠梨是梨树的祖宗

这有统一血统为证

能否断言,种植术导致了另一错误:

梨树和它的花们摆出一副

围攻架势,像要

随时揪它出去

“美的暴力令人绝望”——

我说这话时,春意正浓

在络绎不停的鉴赏者眼前

梨花白得异常开心,棠梨花

也强硬地开着,像挽歌

【诗人简介】

南书堂,陕西商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第三届陕西文学院签约作家。主要著作有诗集《临河而居》《闲步者》《紫苜蓿》等。

网友评论